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涯客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好结交朋友,以诚相待,助人为乐,可以说诚得发痴,对待工作认真负责,敢于和善于发表自己的真实意见,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心。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  

2013-10-09 19:55:40|  分类: ★家乡轶事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,那里有森林煤矿,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.......这是一首哀婉,凄凉,思乡的歌曲,小时候电台总放这首歌,所以几十年了歌词我依然记得,小时候的家到江边步行得半小时,如今的家从家门到江边缓缓的卖呆而行不过五六分钟,我的家就在松花江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到过长江边上的武汉,也去过海河边上的天津,那里的坝墙总是很高,若看下面的水,还得趴在墙上向下瞅,那水就好像深宅大院里的小姐怕见人似的,我家道外的江边可不是这样,从头道街道街到十八道街的坝墙上都有闸口,人们可以顺着闸口的梯櫈走下去,下面是条宽有六七米的子堤,这道子堤上长着一行粗壮的柳树,堤坝上的栏杆非常简洁,就是上下两道粗管子,隔段距离有铁架支撑着,坐在长椅上看江水,观者的视线极为开阔,毫不遮挡。子堤上也有道口台阶,当你在长椅上坐累了,沿着台阶向下走又有一道五六米宽的子堤,子堤下又是台阶,有十七八櫈,这台阶长长的从西侧的十二道街一直延伸到东侧的十八道街。这条台阶就像体育场里的看台,夏日的傍晚几乎坐满了消夏纳凉的人们。天凉的时候我愿在长椅上坐着看看书,看看报,望望江水,天热的时候我愿下去坐在台阶上,把衣服脱了,把鞋脱了,把袜子脱了,把裤子也。。。。。。呀,不能再脱了,再脱那就得下水了。光着膀子,赤着脚,拿本书,捧张报纸,旁边再放瓶从家里沏好的茶水,暖暖的柔热的阳光照射在你的脊背上是那样的舒坦,来吧,朋友到江边光膀子,光脚丫子来吧,美女就只能光脚丫了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外的江边是住在道外人的江边。江边分两部分,即道里道外江边,这是两个区,道里有斯大林公园,有可以走向江边的步行街中央大街,江边还有防洪纪念塔,江的对面就是太阳岛,外地人都知道也都去那,如果不去好像没来过哈尔滨,出门在外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。对吗?这些年我不这样想,那些要门票,那些人为搭建的景观我不愿意看了,因为那地方人多嘈杂,费钱,什么东西都贵,你爱买不买,你不买他买,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有一种伸脖挨宰的感觉。没意思,这让我想起了大旅行家徐霞客,他那时走到哪看到好风景要不要门票,今天是你安道门,我砌堵墙,画两张收据就收费,不看明年就涨价,还不看后年还涨,咋地吧,我说了算就是我的,找谁告都不好使,真受不了这气,不过也别生这气,惹不起咱躲的起,上道外江边来,哈尔滨是养人的地方,任干就行,道外是养穷人的地方,吃的喝的都便宜,小饭店多,吃烧饼豆腐脑也就三四块钱,二三十有菜有酒有肉,不想在屋里吃,买点熟食熏酱再拎瓶啤酒或白酒到江边喝,看着水,喝着酒,天有白云朵朵漂,江鸥凫水捕鱼忙,风吹柳枝摆舞,枝头鸟欢唱。试问那一星级酒店有如此美景呢?说起熏酱熟食那也不如哈尔滨的好吃,外地客你就到专卖店买,有一手店,裕昌店,对青烤鹅店,肉联红肠,秋林红肠,农大红肠,茶肠。它们都可以真空包装往家带也很方便,到哈尔滨就得尝一尝这些,就像到海边吃海鲜一样,同时再买点旱黄瓜,小葱,小辣椒,西红柿,再买袋酱。到谁家买酒这些菜就在谁家洗,那是没的说方便的很!吃完收拾好了扔到垃圾箱里,再到江里洗洗脸,洗洗手。干干净净的愿意跳舞就跳舞,愿意打拳就打拳,爱好那个你就玩那个。玩够了玩累了迎着小凉风回到住处一躺那叫一个美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住在江边的人就盼着开江,尤其是进入阳历四月中旬,我是天一大早就去,一般是从十五道街上去,走到十四道街下来去乘车上班。期间会碰到熟人,会问开了吗?没有呢,但冰黑了,快了。那我看看去。即使下班了,我也不着急回家,而是 直奔江边看看大江开了没有,有时遇到熟人就聊上几句,我并不是一个得谁都能唠的人,可是到了江边话就多了,说的都是何时开江的话题,有时说道兴头的,要不是妻子的电话催问下班没,都忘了回家。到了家又跟妻说,妻往往听着听着就不耐烦了,唉,那也就不说了。可我心里说,或者打开电脑写点心情随笔记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睡千里封,柳眠一寒冬,割江裁柳绿,快催二月风!哈尔滨的冬天时长半年有余,今年的江开的晚,四月十九才开,二十号是谷雨,真有点谷雨不开江,王八憋得慌。水里的王八憋得慌,过了半冬的人们心里又何尝不急呢。在此把一段心情随笔摘抄如下:

近日余每早七时离家至江边,见江面浮冰,茬挤一片,无松动迹象,已多日。谷雨將至,吾心甚急。晚,班后看母,陪其聊后,步江边,满眼碧波,仅少许浮冰顺水沿岸轻跑,冰排相撞如风铃响声,余心顺水欢畅,江,开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开了,岸上的柳也就快绿了。今冬很冷, 清明节的哈尔滨还是那么冷,风还是那么硬。往年这个日子里江堤上的柳树都鼓出芽了,你若远远望去,会看到一层层的,丝丝的淡淡的绿雾,整团的裹挟着庞大的树冠。仿佛在那期待着那剪刀似的春风快点到来,好剪去披在她身上的那一片披肩。整日里的看江水,看江面的江鸥上下翻飞,时而一个俯冲去叼江中的小鱼,时而浮在水面任凭水波轻轻荡漾,时而振翅飞离江面。忽一日一缕清风牵带一股清香,入鼻,又深深一息沁入肺腑,轻呼出又入脑,犹如醍醐灌醒,好舒坦!回头一望,堤岸上的树绿了,坝上的丁香花开了,那花一团团的,一簇簇的,整个树冠都是花,看不见绿叶。不看了,真的不看了,我知道丁香花很美,我还知道她很香,索性闭上眼睛,迎着风,轻轻的吸,慢慢的呼,再慢慢的息,轻轻的呼,把肺腑里藏了一冬的浊气让丁香花的香气把它赶走。光顾着这江水了,这花,那草,那树让我怠慢了你们,不经意间你们就绿了,花就开了,香气也飘来了,是悄无声息的,毫不张扬的把春天的气息带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堤坝犹如一个大舞台,景致依然搭好了。跳舞的来了,使枪弄棒的也来了,但这都是配角,是暖场的。真正的主角是游泳的,横渡大江的是第一主角,我就是其中的一员!我横渡两年了,是老大哥们带出来的。今年的水流速快。必须用力游,否则稍一溜号,就上不去去预定登陆点。上岛后沿公路西行,岛上水草茂盛,微风吹过时夹带着江水,泥草的气息,你微闭双目轻呼吸,身心舒畅。道两侧自然生长的小黄花,一片一片的,高高低低错落有致,没有人为的修剪,不做作,是自然的,大大方方的迎着你。忽然间传出了几声清脆悦耳的鸟鸣声,时而婉转,时而嘹亮,鸟鸣將歇蛙鸣又起,忽高忽低,波浪起伏,有独唱,有和声。她们才是主角,赤足走在路上的我们其实在这里就是听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